织梦58

威尼斯人线上娱乐

当前位置: >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>

秋夜里的故事

2017年-06月-21日 18:30字体:
分享到:
  秋夜的天空没有一丝月色,也没有半点星光,只有时紧时慢的夜风不断奏乐着船舷。一叶吹断缆绳的小船漂在水面,一起一伏地随着波浪扭动着腰肢。
  河水冰冷,朵朵的水花透着寒意。小船不时被推向河滩,挣扎着发出呻吟,和鹅卵石摩擦的声音湿涩而又消沉。
  夜风由慢转急,波浪也登时高涨起来,推进着水流野蛮地冲洗河滩。搁浅的小船被撤退的潮水带回水面之后,伴着大大小小的落叶一起向下游漂荡。沉没一段之后,又被一阵风吹回了码头。就这样来来去去地游走,小船很是无奈。
  小河下游的湖泊,是无边无际的芦苇荡,芦苇的腰际环绕着稠密的水草。一条成长在湖中的金色鲤鱼,忍耐着秋夜漫长无聊的时间。早春出世的金鲤,经由半年多的岁月磨砺,已经成了一个翩翩的美少年。充满水草的湖底世界,是金鲤和友人们一起戏耍的乐园。日复一日地反复的生涯,使金鲤感觉枯燥和无聊,心里居然发生了一股莫名的饥渴和激动。看着湖边葱绿的杨柳婀娜的长发,对河流上游漂来的枯黄落叶竟然产生了多少分好奇。在躁动和好奇的驱使下,终于有一天只身溯游而上。
  跋涉了一天之后,发现岸边的垂柳都换上了金黄的长裙,舞动着一头刺眼的金发,煞是喜人。金鲤细心倾听过垂柳们悲伤的歌吟之后,很有些不解,不清楚这些貌若天仙的杨柳为何这般愁闷。
  正在大惑不解之际,金鲤蓦然发明身边一条娇媚的同类正伸出长须试图涉及本人的胸膛。于是有些惧怕,盘算抽身逃走。身体里的躁动又让它举棋不定。经过几番迟疑和窥测,终于断定对方的眼睛里不仅没有歹意,还有一种从来没有遇见过的柔情。对视的时间里,双方间隔也在天然地濒临。金鲤嗅到了一股从来没有休会过的气味,距离越近气息越浓。这种奇异的气味固然素来没有闻过,却丝绝不感觉生疏,反而让心潮激荡不已。跟着距离的缩短,产生了抚摸对方的愿望冲动,开端尝试用长须在对方脸颊微微拂动。盼望拥抱对方的主意闪现之后,再也无法克制下去,终于义无反顾地扑了上去。
  就在伸展猿臂的霎时间,一座大山铺天盖地而来,一下子把金鲤甩出很远。惊魂稍定之后,才晓得这个铺天盖地的货色是个漂摇的小船。心情平定下来之后,立刻又记起了方才的奥妙感觉,不禁得心跳再次急促起来。着急地立即到处寻找,哪里还有半点影子!
  失踪和烦躁煽动着金鲤,一口吻向上游攀缘了许久,直到两岸树梢变成了赤裸裸的枝条,也没有一点播种。小船人不知鬼不觉间也被风吹了过来,顿时引发了金鲤的万丈怒火。它想用身体猛烈撞击船底,让小船推翻或者淹没。随着凝视时间的延伸,眼里的怒火慢慢地减弱了,直至燃烧。它意识到了自己力气的不逮,一腔恼怒于是被苦楚吞噬了,它又从新开始寻找。金鲤苦苦思维之后忽发奇想,对方难道被那个铺天盖地的东西收进了船舱?
  越来越强烈的渴求拥抱的欲望烧得金鲤脑筋发昏,用尽全身之力奋然跃入船舱。不顾身体落下被摔的痛苦悲伤,飞快地四下里观望。惋惜除了薄薄的一层落叶之外没有一片鱼鳞。
  扫兴之余,金鲤试图扭出发体跳回水里。一次次尝试变成了徒劳的挣扎,心境随之繁重起来。失去水的庇护跟抚摩,金鲤的身材就像一段木棍,很快损失了弹性。只管拼命地尽力,也只能跳跃到不足一尺的高度,离至高无上的船舷非常遥远。金鲤折腾了一阵之后,匆匆觉得了心跳的减缓。翕动频率越来越快的双腮不可能给身体注入一点活气,反而加快了氧气的耗费。
  划子仍旧浮萍一样地浪荡。时光好像放慢了脚步,每一秒钟都变得那么漫长和难受。金鲤的心在一点点地压缩,瞳孔在一点点地扩散,意识在一点点地隐约起来。
  “哗啦啦”,风吹芦苇的声音突然传进金鲤的耳朵。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挣扎着向船舷西周望去。扩散的瞳孔已经无奈透过浓重的夜色,然而仍然感到出已经回到了熟习的芦苇荡,金鲤的心跳仿佛加快了一些。它试图再次跳跃,可是身体已经被牢牢地粘在了船底,不能挪动一分一毫了。
  金鲤失望了,含混的意识零乱地回想着旧事。酸甜苦辣的往事在脑海里连续不断,最清楚的一幕就是今夜的偶遇。在无尽惘然和无穷悲愤之中,意识在缓缓削弱……逐步消散……。
  风溘然激烈起来,掀起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波澜。小船的抖动也随之激烈起来。上高低下几个回合之后,从浪尖上摔下的小船,随着“嘭”的一声巨响撞击在了一块礁石上。水流刹那间涌满了船舱,把小船暗藏得九霄云外。金鲤随着漩涡舞动一番之后,渐渐沉落到了湖底。
  湖边的芦苇照旧“哗啦啦”地动摇着双臂,枯黄的落叶依旧在芦苇间漂浮。
  天涯透过一丝鱼肚白之后,一轮徐徐升起的朝阳和昨天一样地刺眼、一样地冰凉。
下一篇:没有了

新闻分类

联系我们

地  址: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

电  话:XXXXXXXX

传  真:XXXXXXXX